在车里疯狂的要了她全文

深山里的夜晚,特别的安静,除了偶尔能够听到鸟儿叫声,还有狗儿的叫声,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无事。 这位少年叫苏叶鹏,今年十六岁,是山沟沟深处一个小乡村的农民儿子,他身旁...


  深山里的夜晚,特别的安静,除了偶尔能够听到鸟儿叫声,还有狗儿的叫声,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无事。

  这位少年叫苏叶鹏,今年十六岁,是山沟沟深处一个小乡村的农民儿子,他身旁这位小美女,十五芳龄,是他的邻居兼女朋友陆菁菁,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他们俩皆是初中三年级学生,还是同班同学。

  每周六放学回家,他们俩皆会趁着夜色,偷偷溜到村外小溪边,或者跑到他们房子后面的大山里面幽会,卿卿我我,缠缠绵绵。

  今晚,月色特别美好,对陆菁菁无比痴迷的苏叶鹏,坐在她身旁,搂着她那滑溜细腰,一双贼溜溜眼睛,一直在她那张姣美脸蛋,还有那已经悄悄隆起的胸脯上面,扫来瞟去,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望,好想亲吻她,好想爱抚她!

  虽然他们俩从小就好上了,但他们俩毕竟年纪还小,又身处高山地区,思想并没有城里人那么前卫,他们俩只是牵过手,幽会过,偶尔她也会靠在他肩上,让他轻轻拥着她的身体,搂着她的腰,嗅着她身上清新气,但羞涩可爱的陆菁菁,总是不让他再进一步,苏叶鹏也不敢勉强她。

  但今晚不知为何,苏叶鹏感觉特别难受,下面小弟弟憋得难受,也许是上一个星期六那天,堂哥让他看了一部日本伦理片,让他明白了太多男女之事,惹下祸根!

  陆菁菁紧靠着男朋友苏叶鹏宽厚的肩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那张英俊脸蛋,闪闪发光。

  再过两周参加初中升学会考,他们俩就结束了初中生涯,陆菁菁一直都是初三年段的尖子生,考上高中没有一点问题,但苏叶鹏太贪玩了,成绩在班上一直排在倒数位置,要想考上高中,可以说比登天还难,就是考上职高,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所以,陆菁菁一直很担心男朋友到社会之后,会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所污染,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哥反正是没有希望考上高中,假期结束之后,我准备到城里去打工,或者到省城去,只是这样一来,我们俩就只能暂时分开了!”

  由于陆菁菁家庭条件好,书也读得好,苏叶鹏心里一直有点自卑,感觉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他才拼命克制自己,尽量不去碰她,祸害她。

  再加上,陆菁菁那个当村长的老爸,根本就瞧不起他,一直阻止她们俩往来,若不是偷偷摸摸,隐瞒着父母,他们俩根本就没有机会走在一起。

  “傻哥哥!你到城里打工,不就可以天天看到人家呀!凭你妹妹的本事,考上县一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打工没出息呀!菁菁!要不,你还是忘了哥吧?等你念完高中,念完大学,估计你心里早就把哥忘了?”

  “才不会呢!鹏哥永远都是妹妹的,妹妹也永远都是鹏哥的!我们俩不是发过山盟海誓吗?”

  看到苏叶鹏眼里流露出一丝忧郁之色,陆菁菁立即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腰,同时,还把身子往他怀里钻。

  虽然被拒绝了,但苏叶鹏却感觉菁菁今晚不一样,她以前总是说不要,而且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小。

  现在是夏天,正是恋爱的季节,连空气都充满了温馨浪漫!菁菁穿着一件短袖雪白衬衫,她的胸脯就像鼓起了两个小山包。

  同样有点羞涩的苏叶鹏,突然有一股冲动,心底生出了一股邪念:就算亲不到,也可以趁机摸摸她呀!

  可惜,他心里刚刚产生出这股邪念,心里就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妈的!死小子!你怎么变得如此下流?你可是真心喜欢菁菁,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但他心里把自己骂了几遍,又开始自相矛盾,挣扎起来,脸色也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最后,还是欲望占了上风,早就蠢蠢欲动的苏叶鹏,终于按捺不住,把菁菁往怀里使劲拉。

  陆菁菁倒是没有感觉到男朋友的不正常,她脸上荡漾着一丝幸福笑容,温柔的靠在苏叶鹏身上,把有点绯红的脸蛋,深埋在男朋友怀里,嗅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一颗心怦怦乱跳!

  他伸出右手,轻轻抚摸菁菁的雪白脸蛋,心中也是跳得厉害,犹豫片刻,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她的脸蛋。

  菁菁羞得偏过脸去,拼命往他怀里钻,感觉有点失落的苏叶鹏,只好轻轻亲了一下她那青丝秀发,不过,他心里还是很受用,还有点惊喜,菁菁没有挣脱开,而是往他怀里钻,可想而知她的心意?

  既然没有亲吻到,苏叶鹏有点不甘心的伸出双手,抱住她背部,把她往自己胸脯拼命挤压,让她胸前那两个小山峰,紧紧顶在他的胸膛上。

  又羞又怕的陆菁菁,被男朋友死死抱住,都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嗔骂了一句,突然伸出手指,挠苏叶鹏的腰部。

  正找不到机会下手的苏叶鹏,看到小丫头开始造反了,他立即嘻嘻笑着,伸出“龙爪手”,向陆菁菁胸前两个小山包抓去。

  猝不及防之下,陆菁菁还真的被他抓个正着,但抓到之后,犹如触电一样,苏叶鹏却吓得缩回了手。

  那天从堂哥家里看到的那些日本妞,白花花的胸部,就像破棉花一样,好像无比柔软,哪里有这么结实呀?

  羞答答的陆菁菁,拼命挣扎了几下,终于脱离了苏叶鹏怀抱,站起来,脸蛋红扑扑的,娇媚无比!

  有点懊恼的苏叶鹏,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堂哥,除了自己父母之外,估计就数堂哥对他最好了,而且,堂哥过几天,就准备带堂嫂到大上海开鞋店,以后,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堂哥了。

  堂哥家在村外马路边,是一座新盖的三层平房,离他家比较远,但顺着这条小路,绕过村外那条小溪,距离就近了,不过,这条路比较窄小,不好走,晚上几乎没有人走。

  心情有点失落的苏叶鹏,走到村外那条小溪边时,突然听到一对男女的对话声,好像是从小溪边一处草丛里面发出来的,虽然声音很小,但他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

  很快,苏叶鹏来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偷偷地探出头,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一对男女,面对面,坐在河边草地上。

  此时,苏叶鹏距离他们俩,大概只有十多米远,那个女子背向着他,只看到一个倩影,那个男的,他仔细瞧了瞧,认出来了,原来是隔壁村的刘德贵,平常碰上了,他都叫他一声“贵哥”。

  这个刘德贵,相貌英俊,身体也强壮,就像一只蛮牛,他老爸好像还是一名木匠,家境马马虎虎,这小子常常从隔壁村跑过来,好像是为了追菁菁姐姐陆莉莉,但莉莉姐根本就不去理睬他。

  当苏叶鹏藏身在那块石头后面时,那一对男女正在吵嘴,阿贵想动手动脚,女子拼命反抗着,不准他碰触她身子。

  “可是你是被逼嫁给他,我不甘心!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哼!不管我是不是被逼的,反正我们俩已经没有可能了,你就死心吧!何况当初,我们俩性格不合,常常吵嘴,就算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玉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当初我们俩感情那么好,哪里性格不合了?俗话说打是爱,骂是亲,情侣之间吵吵嘴,也很正常,还增进感情呢!”

  那个女子似乎有点生气了,话一说完,就准备站起来,但那个阿贵却突然发飙了,一个猛扑,把那个女子扑倒在地,不由分说,臭嘴巴就往那个女子香唇贴去-

  被强壮如牛的阿贵,扑倒在地,那个女子知道危险了,立即拼命挣扎着,大呼救命,但四周静悄悄,除了风声,水声,一个人影都没有,谁会来救她?何况,她嘴巴都被身上这个死人咬住了,根本就叫不出声来,此时,她心里真的有点后悔,晚上不该来赴约。

  随着一道撕裂声响起,被阿贵压在身下的女子,短袖衬衫扣子全部脱落,一片雪白,还有蕾丝花边胸罩根本就包裹不住的两团颤悠悠山峰,彻底展现在苏叶鹏面前。

  借着月光,苏叶鹏瞪着一双大眼睛,紧盯着那一对大肉团,再也舍不得收回目光。

  “玉儿,听说你老公在镇政府泡上书记女儿,他早晚都会抛弃你,你一个人独守空房,这是何苦呢?”

  那个死阿贵,望着身下女人,眼珠子也是闪闪发光,紧盯着她胸前那一对饱满,吓得那女子立即抬起双手,死死抱住自己胸部,趁着这个机会,阿贵双手突然往下一滑,抓住她短裙,迫不及待地往下剥落。

  苏叶鹏刚才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谁?这一下,听到她的尖叫声,但现在,终于知道她是谁了?原来,那个阿贵口中的“玉儿”,就是他女朋友陆菁菁的大嫂刘红玉,平常,他也叫她“红玉嫂”。

  红玉嫂是一个姣美无比,身材火爆的美女,颤悠悠双峰,娥娜细腰,一双修长大腿,还有浑圆后翘大屁股,也不知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她是隔壁村的村花,未嫁人时,身后追求者一大堆,但最终,却便宜了陆菁菁大哥陆建民。

  一年之前,她就嫁给了陆建民,不过,据陆菁菁所说,她大嫂跟大哥感情并不好,两人一结婚,就开始吵嘴,最近,陆建民调到镇政府上班之后,一个月都难得回家一趟,照这样下去,他们俩恐怕很难做一辈子夫妻?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偷窥到如此的场面,在他心目中犹如女神一般的红玉嫂,其实,还是他暗恋对象,只不过有了陆菁菁这位女朋友,他也只是偶尔幻想一下,哪里敢来真的?

  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紧盯着红玉嫂观看?她可是菁菁大嫂呀?一个有夫之妇,自己最近怎么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看到红玉嫂被欺负,身上一件件衣服被阿贵剥落,苏叶鹏却站在那里发呆,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此时,死阿贵正抓住她小内裤,准备强行剥掉,刘红玉拼命抓住自己裤头,可怜巴巴哀求道:“贵哥,不要这样!看在我们当初相恋一场上求你放过玉儿吧?”

  “玉儿!你老公都不在家,也憋坏了,就成全贵哥吧?当初,贵哥对你可是一心一意,连你的初吻都没有得到,现在,就当是补偿贵哥吧!”

  追了三年,除了拉拉手,偶尔拥抱一下,什么都没有捞到的阿贵,现在心里真的是后悔死了,难得抓到这么一个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刘红玉?因此,他不但不顾刘红玉的哀求,反而加把劲,拼命扯她小内裤。

  刘红玉毕竟是一名弱女子,在阿贵死命抓扯之下,双手开始有点松动了,雪白的肚腹开始展现出来,幸亏这时,苏叶鹏开始回过神来,终于冲出去,大叫一声:“红玉嫂!”

  在寂静无声的夜晚,他的声音显得特别尖,这一声可把他们俩搞得狼狈不堪,那个死阿贵,更是吓得屁滚尿流,爬起来,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刘红玉也急忙抓过衣衫,裙子,快速穿起来,但她双手颤抖着厉害,搞了半天,穿上了没有纽扣的短袖衬衫,裙子却一直套不进去。

  苏叶鹏走到刘红玉面前,紧盯着她雪白大腿,还有后面那浑圆翘翘雪白美臀,眼珠子再也舍不得挪开,此时,看到红玉嫂慌成这样,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双手夺过她手上裙子,帮她套上双脚,拉了上去。

  脸颊羞红,有点扭扭捏捏的刘红玉,看到是隔壁邻居苏叶鹏,惊吓过度的她,才稍微松了口气,软绵绵的坐到地上,双手紧捂着胸口,瞪着面前这位身体强壮的英俊少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红玉嫂,你没事吧!”把人家吓成这样,苏叶鹏也有点不好意思,望着楚楚动人的红玉嫂,关切问道。

  此时,红玉嫂身上衣衫纽扣一颗都没有,虽然她用双手遮掩着,但她那对饱满翘挺的雪白大咪咪,大部分还是显露出来,再加上那一道深不见底的小沟沟,苏叶鹏都有点看傻眼了!

  “鹏仔,晚上之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建民!嫂子平时最疼你了,你也知道的。”

  刘红玉的姣美脸颊,不知什么时候挂满了泪珠?看得出来,她心里也很伤心,不知是为阿贵抛下她跑走了伤心,还是为自己伤心?

  苏叶鹏住在隔壁,早就听说红玉嫂跟建民哥感情不好,他们夫妻俩常常吵架,最近,两人似乎还在闹离婚呢?

  其实,也难怪刘德贵心里害怕,逃之夭夭,陆建民从小就是一个小霸王,他舅舅是县里副县长,最近他又调入镇政府当什么办公室主任,而且,他在镇上,还有不少混混朋友,因此,村里人人都怕他。

  “红玉嫂,对不起!你放心好了,鹏仔不会说出去的!嫂子平时最疼鹏仔,鹏仔一辈子都会记得。”

  看到红玉嫂哭了,苏叶鹏心中愧疚无比,眼圈也红了!他说的可是真心话,打死他都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因为他隔壁村长家比较有钱,红玉嫂跟建民哥才结婚一年,私房钱也比较多,她平常没有少买东西给他吃,他也把她当做亲嫂子看待,只是,他心里不明白的是,红玉嫂怎么会跟那个死阿贵约会?他心里真的有点恨刘德贵,恨不得揍他一顿!

  红玉嫂含着泪,把苏叶鹏搂在怀里。她还当他是个小孩子,其实十六岁年纪的苏叶鹏,已经长得很高了。

  苏叶鹏头顶已经到红玉嫂嘴边了,被她搂在怀里,他真的有点陶醉,想入非非,因为他可以清楚感觉到,红玉嫂胸前那对鼓荡之物,是那么地柔软,富有弹性,跟陆菁菁完全不一样。

  有点如痴如醉的苏叶鹏,低下头,嘴唇轻轻碰触在红玉嫂雪白双峰上面,随着一股奇妙感觉传来,心里爽死了,忽然,他感觉不对劲,嘴里似乎有一点咸。

  他抬头一瞧,只见红玉嫂大颗大颗的眼泪,正从脸颊上往下淌,落到颤悠悠双峰上面。

  看到最疼爱自己的红玉嫂掉眼泪,苏叶鹏心里感觉很痛,很受伤,有点发红的眼睛,也充满了泪珠,但他强行忍住,不让泪珠滚出来,他可是一个大男人,男人不能哭鼻子!

  不过,他突然有一股冲动,扬着头,大胆地亲吻红玉嫂脸颊,把那些晶莹泪珠,全部吸吞入肚里面去。

  敏嫂的泪珠虽然有点咸,只要她不生气,能够忘掉悲伤,他愿意一直吸着,吸着-

  说也奇怪,苏叶鹏的大胆举动,红玉嫂犹如没有发觉似的,竟然没有拒绝,任他亲她漂亮脸蛋,亲了片刻,反而是苏叶鹏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脸红耳赤!

  发觉红玉嫂一动不动,抱着自己,双眼呆望着夜空,怕她出什么意外?心里忐忑不安的苏叶鹏,最终还是放弃了亲吻,伸出右手,用衣袖帮她擦干眼泪,左手牵住她那光滑细腻玉手,催促她一起回去。

  听到苏叶鹏的话,红玉嫂才有点清醒过来,突然变了脸色,瞪了苏叶鹏一眼,嘀咕一句,抛下苏叶鹏,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望着那道逐渐消失的倩影,苏叶鹏傻兮兮站在那里,挠了挠头,心里实在想不清楚。

  不过,刚才抱着红玉嫂的奇妙感觉,一直陪伴着苏叶鹏,每次回想起来,他心里都感到甜蜜蜜的,呼之即来,挥之不去!

  心里深叹了口气,心情有点复杂的苏叶鹏,也放弃去探望堂哥堂嫂,往旁边抄近路回家。

  想不到,当他经过村小学时,从学校大门口,竟然看到两道鬼鬼祟祟身影,正在悄悄地撬门锁。

  这一下,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最近学校里面就住着一名漂亮女教师刘思思,那两道身影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图谋不轨?

  随着一道金属摩擦声响起,本来就破烂不堪的学校铁门,终于被那两道鬼鬼祟祟身影打开了。

  教师楼旁边是一栋三层宿舍楼,听到下面传来撬门声,二楼上面靠大门方向的一间卧室亮起了灯,接着,敞开的窗户那里,展露出一张清秀漂亮的惊慌脸蛋。

  “思思老师,看你一个人寂寞,我们俩过来陪你聊聊天,呵呵”

  一道黑影快速往二楼跑去,一下子就来到了刘思思老师面前,另外一道黑影,倒是没有跟上,躲藏在大门之内,往外面瞧了瞧,显然是在那里把风。

  当看清楚是远近闻名的单身汉陆振国时,刘思思老师脸色剧变,迅速往后面退去。

  这位陆振国三十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找不到媳妇,由于常常干偷鸡摸狗之事,临近村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不是他背后有一个后台强硬,当村长的堂哥,恐怕早就被人废掉了?说起来,他还是陆菁菁的堂叔。

  来到这里当小学教师,刘思思已经碰过他几次,这只色迷迷赖皮狗,每一次碰上她都想动手动脚,幸亏她比较机敏,老远看到他,掉头就走。

  还有,她晚上在学校里面睡觉,每隔几天,校门外就会传来这位混蛋不堪入耳的下流叫声,因为这事,她已经向村长反映几次了,但村长只是敷衍着,最多把这位不争气的堂弟骂一顿,也拿他没有办法。

  感觉村里越来越不安全,刘思思老师已经向镇学区领导提请调动,下半年,她估计就会调离这里,也就是说,再过几天,她就可以顺利离开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晚这个混蛋,吃了豹子胆,竟敢撬开校门闯进来,刘思思老师吓得脸色一阵发白,一颗心怦怦乱跳。

  宿舍楼木质房门,被陆振国拿一块铁片,伸进去撬一下,犹如纸糊一样,一下子就打开了,这一下,刘思思老师吓得魂都掉了,呆愣一下,立即大喊:“救命”

  “臭婆娘!你嚷嚷什么?听说你就要离开村里了,大爷特意跑过来侍候你,让你好好爽一回!”

  已经闯进房间的陆振国,色迷迷瞧着漂亮性感的刘思思老师,怒骂一声,立即冲过去把她按倒在床上,腾出一只手按住她嘴巴,另外一只手去解她身上睡衣纽扣。

  那道躲在门内的黑影,看到有人跑过来,立即伸出手捏住嘴唇,嘘叫一声,提醒陆振国一下,掉头就跑,往旁边小路而去。

  呃!这不是强叔吗?奶奶的!家里有一位那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享受,还跑来干这种事情?

  瞪着一溜烟跑走的黑影,苏叶鹏翻了一下白眼,心里对这位声名远播的强叔,突然产生出一丝厌恶感。

  一进入校园,就看到陆振国慌慌张张跑下来,对于这种专干坏事的混蛋,苏叶鹏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他身影一闪,拦截住他,一招飞毛腿往他裤裆处踢去,把他直接蹬飞了。

  有点心虚的陆振国,连来人都没有看清楚,忍着巨大痛楚,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掩着裤裆处,灰溜溜逃走了。

  这一脚,差不多把这狗杂种废了,因此,苏叶鹏也懒得理他,抬起头,望着出现在楼道上面,惊恐万状,衣衫凌乱的刘思思老师,关切问道:“思思老师,你没事吧?”

  刘思思五年之前,就来到这个村里当老师,苏叶鹏也是她的学生,现在,看到是自己学生救了她,她脸上立即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苍白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思思老师!没事就好!这破门已经被他们搞坏了,要不这样,你晚上到我家去睡,反正我家有空房间。”

  瞧了瞧漂亮性感的刘思思老师,又望了望那扇破铁门,苏叶鹏心中还真的有点担忧,怕她被人祸害了。

  刘思思老师也是隔壁村人,跟那个死阿贵,红玉嫂一个村的,她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三年前就结婚了,但她老公却从未来过这里,听人说她老公跑到上海做生意去了。

  望着那道破烂不堪的铁门,还有那已经被撬坏的生锈铁锁,刘思思老师也皱起眉头,犹豫一下,她最终还是整理一下衣衫,向楼下走去,来到苏叶鹏面前,微笑道:“鹏仔,你好久都没有来探望老师了,难得碰上,不如到楼上坐坐,我们聊聊天!晚上,你就睡在这边,不要回去了!”

  听到刘思思老师的话,苏叶鹏不禁一愣,望着她那高挺饱满的双峰,失神片刻,才清醒过来,点了一下头,惊喜道:“嗯!老师一个人睡在这边,鹏仔也不放心,晚上,我就留在这里陪你!”

  发觉苏叶鹏贼溜溜眼睛紧盯着自己鼓鼓胸部,刘思思老师漂亮脸蛋立即浮上一片红云,她恨恨瞪了他一眼,还伸出雪白玉指,戳了他脑门一下,然后回转身,跑上楼,找到一根粗绳子下来,把破铁门绑一下。

  “思思老师,明天赶紧去买一把大锁,或者把这扇破铁门换掉,这样绑着绳子,顶个屁用,别说是防人,就是防狗都不行!”

  望着那扇破铁门,苏叶鹏不禁摇了摇头,本来,他们村里这个学校的学生挺多的,隔壁几个自然村孩子上小学,也是跑到这里来,但最近几年,离家到外面去打工,做生意的家庭越来越多,学生流失严重,本来是学生挤满的学校,如今,总共就剩下几十名学生,教师也从七八个,剩下两个女教师,另外一个是本村人,晚上都是回家睡觉,就剩下刘思思这位老师留校过夜。

  这样一来,村里那些单身汉,还有一些好色之徒,自然皆把坏主意打到刘思思老师身上,幸亏,刘思思老师一到晚上就锁紧门,不离开半步,那些图谋不轨之人,也不好下手,像晚上陆振国这种王八蛋,明目张胆撬门溜进来,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出来。

  “嗯!老师知道了!明天晚上,我到小舞老师那边睡,反正再过两个星期,老师也离开这里了!”

  刘思思老师瞟了苏叶鹏一眼,就带他上楼,来到她那间卧室,关上门,叫他坐在旁边一张椅子上,然后,她帮他泡了一杯茶,坐在床沿,跟他闲聊起来。

  “嘿嘿!思思老师!本来晚上我都躺下睡觉了,心里突然感觉很烦躁,就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逛到学校这边来了,结果就”

  白了苏叶鹏一眼,刘思思老师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同时,她望向苏叶鹏的眼睛,也变得有点复杂起来。

  本来,她跟老公李劲蛮恩爱的,一到星期五,她就跑回家陪伴老公,但两人结婚一年多了,她却始终没有怀上孩子,去医院一检查,想不到问题出在她身上,按照医生说,她估计一辈子都很难怀上孩子,这样一来,她老公一家人皆变了脸色,疼爱呵护她的老公,也变得冷言冷语,爱理不理了。

  自从去年李劲跑到上海去开店,他们俩感情就出现了更大问题,首先是李劲很少跟她打电话,到后来,干脆一个电话都不打,去年底终于回来一趟,李劲竟然连碰她一下兴趣都没有,跑到朋友家去睡。

  至此,刘思思老师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向那些一起去上海开店的村里人打听,果然,她听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消息,她老公李劲竟然跟村里一个十八岁女孩刘玉洁暗中好上了,去年,李劲去上海开店,就带刘玉洁一起去。

  听到这个消息,刘思思差一点就崩溃了,但她还是不愿意离婚,希望老公李劲能够回心转意,毕竟她是一名教师,一旦离婚,传出去也有点不好!

  不过,到现在,她的希望彻底落空,李劲昨天刚刚打电话回来,说等她一放假就会回来,跟她办理离婚手续,他准备迎娶刘玉洁。

  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刘思思老师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李劲离开这两年,根本就没有碰过她,她等于是一个守活寡的女人,晚上寂寞难耐,实在受不了了,她也只能自己解决一下,但女人也需要男人滋润,也渴望抱着男人入睡,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因此,晚上虚惊一场,碰上苏叶鹏这位小帅哥,刘思思老师心里开始波动了,望向他的眼神,莫名其妙变得妩媚起来

  免责声明:本网站少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叶茶香提供的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分享与交流,我们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