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的奇闻奇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奇闻异事-湘西捉蛇异术 你一走进湘西,就进入神幻般的世界,不但山美、水美,山高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奇闻异事-湘西捉蛇异术 你一走进湘西,就进入神幻般的世界,不但山美、水美,山高挺拔直入云宵,水深清彻可见底。更会让你感到好奇的是土家、苗寨、奇风异俗与遗失民间的妖术、奇功。 每逢传统节日和赶会时民间艺人上刀山、下火海的表演更令你惊异,在一、二十米高的木柱上间隔三十公分左右各插入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刀刃朝上,艺人用赤脚踩刀刃而上杆顶,在杆顶表演各种高难动作,然后赤脚踩刀刃而下,脚毫无损伤,为试刀刃锋利不假,用萝卜迎试而断。过火海是夜晚举行,人们围篝火跳舞、唱歌,狂欢直到火焰燃尽,只剩一堆堆火红木碳时,把火堆木碳连成一条长约十米火道,艺人光脚从火红木碳上走过,脚板毫发不伤。现在这套节目已成湘西土家族、苗族传统表演节目,。解放以前是用来祭神、除鬼降妖的法术。

  解放前,土、苗族人深受外来民族的侵犯、掠夺,如遇有天灾、瘟疫都会请道士设坛作法来集聚民众斗志抗击外来者和选出上刀山、入火海的民族英雄。

  天旱求雨、瘟疫请神,也要请道士设坛作法上刀山、入火海来驱鬼降妖化解灾情、疾病。因而各种武派、道、玄学、术士、医、巫、杂教在民间流传。

  湘西永顺老司城,曾是历代土司居住所在地。史书记载“ 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 .“五溪之巨镇,万里之边城。”清贡生,彭施铎; 竹拔词描述:“”福石城中锦作窝,土王宫畔水生波,红灯万点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灵溪河激流险阻、万山环拱气势险峻。土司称霸湘西为统治政权,在宗词旁左右各设道坛、法坛,供养一批奇道异士来为虎作伥……传说曾训炼千人刀枪不入敢死队,人人赤膊上阵,拿刀舞抢。在锣鼓声中,摇旗呐喊:刀抢不入,勇往直前。用血肉之驱去迎战子弹枪炮的进攻,湘西剿匪时解放军攻打土匪和土司反动势力时,土司就动用这支刀枪不入的血肉之驱,来阻挡人民军队解放全中国的正义之举。在穿透力极强的子弹面前,这群乌合之众,在妖道的蛊惑下,个个命归黄泉。结果失败告终,[看乌龙山剿匪记] .

  更离奇的是土司王动用奇道异术,用异术召来四面八方的毒蛇、怪虫来阻档我解放军进攻,传说土司在东、西道坛、法场祭供大殿内有两口大钟高丈余、直径八尺、内养毒蛇、蜈蚣等毒虫,用鸡血鸭肉喂之,如遇战事,放出毒蛇、毒虫来抵杭外来者。这次土司王也用奇道异术召来满山遍野毒蛇,山蚂蝗、蜈蚣来犯解放军。开战这天老司城四围用五彩旗密布,山上烟雾弥漫,妖风四起,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妖道在锣鼓号角声中,吊起殿内两口大钟,倾刻间,毒蛇、蜈蚣、山蚂蝗,倾巢而出,从山顶直往我军奔泻而来。

  我军急退过灵溪河寻访当地贫苦百姓和民间中医以商议除蛇灭虫之法。并用民间草药,七叶草[田七]治伤。这是我军战士在入湘、川、以来从未遇到这样的奇异战斗。

  山蚂蝗黑褐色,身长尺余,最小也三寸长。两头尖细,躲藏在地上、草丛、树叶、树枝上,一但人、畜经过就掉在人、畜背上、手臂、脚腿上,头尾钉在皮肤上吸血,不停地吸还不停的往肉里钻,开始时感觉痒,后肿痛,等你发觉他已吸饱血了,把他拆出用刀砍成多段,就变成多条蚂蝗,是一种杀不死的再生虫。我军战士大都被叮咬过,有的身上多处叮咬,失血昏迷,只好暂停进攻商仪对策。后解放军身穿雨衣,戴口罩,扎紧袖口打好梆腿,脚穿套鞋,来对付山蚂蝗的叮咬。

  蜈蚣身长尺余,最大者有扁担长,金黄色身驱,头金红色,头上有一对剪刀式齿钳,多年来用鸡血、肉喂之,其毒无比,一旦被咬,中毒必亡。而且蜈蚣行动快如风,上千万条来犯,只见满山遍野蜈蚣像山洪暴发而来,席卷处草木不生可见其毒厉害。

  最凶恶残忍的是毒蛇,各种奇毒之蛇都由异术道士施法操控,常抓无故百姓喂之,久之蛇见人就咬,吸血吞肉其性凶残,。这蛇中有名五步蛇毒更为厉害,一旦被五步蛇咬,行走五步必亡。蛇行动速度快捷灵活,攻击性强在妖道法术控制下要渡河攻击。只见乌黑一片蛇群。其中有水桶粗,长丈余蛇王领头。眼象手电筒发绿光,口吐舌杏有尺长。其余蛇大小不等从山顶顷泻而来……我军忙用机枪扫射,山炮,手榴弹,炸得蛇群头尾不能相顾,因有灵溪河激流所阻,蛇、虫之类也不能侵扰 我解放军。

  相持月余,解放军调集杀虫药,雄黄,生石灰,在民众的支持下,用火攻,烟熏、火燎杀死蛇、虫与蜈蚣。据说满山都是死蛇,蜈蚣。从此后湘西毒蛇、蜈蚣几乎灭绝。老司城多处大殿、房屋也因战火毁之。

  我在湘西长大,常在集市小镇上看玩蛇人卖艺表演。他们先在地上用生石灰撒一圈,把几条蛇放在中间,然后玩蛇人口吹竹笛,蛇随笛声起舞,而后又吹唢呐让蛇互斗,翻滚、钻圈、、、表演。让围观者惊奇心惊。然后用卖治蛇咬伤药、止血、跌打止痛药为生。

  为了收集湘西奇门异术资料,我特意到永顺老司城,访到一老药农,他以采药、治伤为生,世代相传捉蛇治伤医术,只要蛇、虫咬伤不怕各种奇毒,一经他医治必好无虑。但医术从不外传,老农说祖上曾有招聚蛇虫之法,有上下两册和奇毒配制解毒之法,也分上下两册,明清时期为争奇书家族内乱变故。奇书流失不知去向,只有祖上口传常用医药解毒方法,和捉蛇秘诀。

  我问这驱赶聚蛇之法可有之,他回有之。祖上传说这聚蛇之法不敢传,因口传念出有声,百里之内蛇闻听必来,如无鸡血鸭肉喂之,蛇必伤人。

  学聚蛇之法前必先学会驱赶蛇法,不然不能自保,在这学法之前还必学治伤疗毒医术,没有十年以上医术实践,是不能学驱赶聚蛇之法。

  他还说祖上曾有兄弟俩,医术都有精辟之处,老大心地善良,为人忠厚向师求学专治世上奇毒解毒救死还生之术。老二奸诈心术不正向师求学世上奇毒配制施毒秘诀。师父传他们兄弟二人,医术精髓后各赠一本书,老大是驱赶蛇、毒虫之术上册。老二是聚蛇、毒虫之术下册。并对兄弟二人叮嘱;俩人务必团结,造福一方百姓。这俩人是苗疆有名之二怪。

  历经几代后,此书传到他祖辈时,这聚蛇驱赶之法一书,都已成为世人争夺之宝书,这书持有者必遭灭门之灾。后传说有人抢得聚蛇一书后,晚上对灯夜读念念有声,天亮时发现桌、椅、柜、书架、窗、门、墙檐四壁全是各种奇蛇,个个昂首吐舌望着念蛇书之人,念蛇书之人惊觉止语,望眼四周全是毒蛇,又无驱散蛇之法。惊慌之中被蛇群吞咬吃之,一家大小数十之众全被蛇吸血食肉灭之。后书传到土司王门客异士手中,养奇虫、毒蛇为害一方。

  我与老农谈得正浓,他儿子上山采药回来,他们把各种草药清理,分类后晒干,再捣碎碾成粉上集市上卖。一年下来也有万元收入。见我向他父问捉蛇异术,问我怕蛇乎,我说怕,但好奇。他说他明天要去捉蛇,问我如去愿带我去看。

  第二天他背一竹篓,拿一只大公鸡,和一根长笛上山,临行前叫我喝一碗药汤,是排毒药,一防毒虫侵咬,二可排身上热毒清火良药。我们翻爬两座大山,来到一处青山峡谷边,这峡谷好似神仙用利剑把一座石山辟成两半,山溪流水从峡谷中潺潺流过,青翠绿藤错结盘绞在石缝中向谷顶攀登。在石缝中生长的树枝向对岸互伸,,向上望去只留下一米宽的兰天。就像碧兰色玉带镶嵌在青山绿水之上。花枝招展的蝴蝶在峡谷边花草丛中翩翩起舞,景色美丽锈人。捉蛇人叫我坐一巨石之上,不准走动,并在我坐巨石下四周用石灰雄黄粉散划一圈,说毒蛇嗅到石灰雄黄气不会侵入,我好似西游记中唐三藏,被齐天大圣用金箍棒划一圈被定在其中。

  捉蛇人把大雄鸡杀掉,用木盆接鸡血放在一块空地上,把大雄鸡放在旁边。只见他坐在青石板上,手拿竹笛放在口边,吹出一曲尤如青蜓戏水似的小调,在这青山峡谷中飘拂飞扬,忽然曲声一转发出丝丝长鸣,好似雄鹰展翅冲天而起之姿。伴着笛音只见草丛晃动,好似狂风呼啸而来。数十条长蛇迎声而至。捉蛇人把笛音一转吹出一曲,好似仙女散花似的舞裳曲,只见群蛇虽声起舞。捉蛇人把长笛对准选中的蛇头,蛇顺长笛而上,捉蛇人把蛇引入竹篓中,他这样捉了三四条蛇后,喊声去吃吧!长笛往空地血盆雄鸡一指,这些蛇如听命令般的朝血盆鸡肉处窜去。我在巨石上观看他奇异表演,惊之奇异不可思理。

  回归途中捉蛇人说,他们从不把蛇卖掉,表演完后放回山里让蛇回归自然,下次又可请蛇出耒表演,。就好象蛇是他喂养式的。

  还说蛇报复性特强,如打蛇未死,其蛇复活后会千方百计找打蛇人报仇,他或家里其他成员都会被蛇咬死。

  还说蛇复活再生力也特强,把蛇身尾打断两三断,不一会蛇会自动首尾接好如初。蛇常把小蛇吞吃掉后再吐出,大蛇会出去找些不知名草叶咬碎后喂入死去小蛇口中不一会死蛇复活还生龙般游走离去。如找到这味草药,给死去人吃死人服之也能复活。我听了大为惊奇,真想拜他为师,学艺找这味复生奇药,普救天下众生。

  在集市上人头拥挤,围观这奇异卖药人。只见他用竹笛吹出美妙奇音,蛇在他指挥下翻滚游戏,昂头摆尾,做出惊险奇异动作。然后拿出配制蛇伤,跌打、风湿奇药卖之,四方百姓争购买之。不一会药材全被买光,卖药人致谢众人,收起蛇篓物具,迎着西落的太阳。在晚霞照射着起伏群山,碧水山谷中把蛇放回自然。放回到人与动物和蔼共处地自然环境中去。那奇异动听的笛音一直留在耳边,留在青山峡谷中回响……。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