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肯定是万无一失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都让开,一个个堵在这里干啥。[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比^^奇^^中^^文^^网]看到全所的人都聚集在了拘...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都让开,一个个堵在这里干啥。[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比^^奇^^中^^文^^网]”看到全所的人都聚集在了拘留室外,所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想到在自己管辖的派出所发生这样的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那些人们听到所长熟悉的声音乖乖让出了一条道,也让所长看清了拘留室里的情形。

  当他看见一位气质卓尔不凡的年轻男子,冷冷的站在拘留室中朝自己看来,所长感到更多的不是恐惧而是庆幸。

  他庆幸手下的这些蠢货们没有对叶不凡动手,他要是知道那些人已经动过手恐怕又要哭了。

  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来了,一直为首的那名中年人讨好的跑上前道:“所长,这点小事怎么能把你给惊扰了,你们快把那小子给我解决了。”

  他还想再说什么,所长已经一个打耳光抡了过去,恨骂道:“黄友德,你想死别连累我。”

  虽说所长一向对手下人严厉,但当众亲手教训谁还是第一次,毕竟现在这个时代谁都在装斯文。

  黄友德算得上所长的手下爱将,他也一直挺看好这个手下。但是今天这个黄友德实在是惹了烦,而且很可能会牵连自己,所长必须要赶紧和他撇清一切关系。

  黄友德被一向亲近的所长很好抽了嘴巴,而且是上下全所所有人的面,脸皮实在是丢尽了。

  不过更让他不解的是,一向与自己亲近的所长为何会抽自己,但是很快他也就明白了。

  所长越过黄友德,诚惶诚恐的走进了拘留室,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的对叶不凡道:“不知叶先生大驾光临,是我怠慢了。”

  叶不凡就算很愤怒,但也没想过一个人单挑整个派出所。徐志远既然说安排好了,那肯定是万无一失的,刚才黄友德他们也不敢进来,正好让叶不凡拖延时间,等上面的命令传达下来。

  他现在听到这个被黄友德称为所长的人终于站在了自己面前,他知道这个人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也有足够的能力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所以他微微点头问道:“恩,你叫什么名字。”

  叶不凡的脸色虽然还是很不好看,但派出所平时做的就是调解家长里短的事情,他还是能感觉到叶不凡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小心的答道:“叶先生,我叫祝海。”

  黄友德终于恍然大悟了,他想起上一次在县长的面前,所长大人都没有如此低声下气的。

  那岂不是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拥有超乎县长的势力?一想到自己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黄友德吓的腿都在打颤了。

  叶不凡念了念祝海这个名字,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麻烦祝所长将刚才抓来的人全都放出来。”

  虽然叶不凡用了请字,但却根本没有半点客气的意思,完全像是在命令自己的下属一般。

  他说的理所当然,更让人奇怪的是祝所长听的也很自然,没有半点的反抗,掏出钥匙就要上前开门。

  在小县城中所长已经是个大人物了,可是现在叶不凡竟然对着一个所长用使唤的语气,他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外面的那个家伙还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祝海虽然已经将门打开了,但是却依然没有一个敢出来,那些业主们都看着叶泽明的反应。

  他们知道门外的年轻人就是老叶的儿子,从刚才硬闯,到现在派出所的所长毕恭毕敬的接待,事情变化的太快,他们的脑子也跟不少。

  大家不知道该不该出去,每个人当然都渴望自由,但是谁知道下一步又会发生什么。

  叶不凡看着叶泽明朝自己投来怀疑的目光,也装不了冷酷的面孔,憨笑道:“爸,我刚才拜托了朋友,你快出来啊!”

  祝所长也挤出友好的笑容道:“老先生,刚才是我们工作失误,您可以出来了。”

  听到叶不凡称呼叶泽明为父亲,祝所长对叶不凡的背景更加好奇了。但他一想到如果这位叶公子不是仰仗家世的公子哥,而是依靠自己的能力,那就更可怕了。

  看了看憨笑着的叶不凡,叶泽明觉得这才像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儿子。他心中虽然还有很多疑惑,但他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

  走到铁门边,叶泽明先将一只腿伸出了铁门外,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才整个人都走了出来。

  祝所长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就得看自己的努力,虽然已经保住了这条命,但是所长这个位子也很让人难以割舍。如果自己不是所长了,每年从哪赚钱养小三和小四。

  与美好生活想比,什么面子尊严的都是浮云,对着全体业主,祝所长一咬牙鞠躬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们的工作失职,希望没有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不便。”

  派出所这个机构虽然不起眼,但与普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办个身份证开个证明什么的都要来这里,所长手中的权力着实不小。

  看到祝所长的这样的态度,业主们心里的那口怨气差不多已经消了。所长都给自己鞠躬道歉了,这事说出去多长面子。

  叶不凡把祝所长的所有动作都看在眼中,不过他也不反感这样变色龙一样的人物,都是为了生活。

  “可以可以,小杜小袁你们快开车把大家送回去。叶先生,这都耽误你们吃中饭了,我请你跟老先生一起吃个饭,算是表达歉意了。”

  叶泽明一直不知道叶不凡拜托的是什么朋友,但是听到祝所长说要请自己和叶不凡吃饭,下意识拒绝道:“小凡,我们回家吃。”

  祝所长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继续道:“是我考虑不周,考虑不周,等叶先生哪天有时间我再请您吃个饭如何?”

  虽说叶不凡不讨厌这个祝所长,但也不喜欢与他多接触,再次拒绝道:“还是不了,大家都挺忙。爸,你先出去等下我,我有事和祝所长聊聊。”

  等叶泽明走后,祝所长以为知道了叶不凡要说什么,看着此时四下无人,主动压低声音说道:“叶先生你放心,那个黄友德我会好好教训的。”

  那个黄友德只是个蝼蚁般的小人物,叶不凡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过。盯着祝所长的双眼,叶不凡道:“刚才你说自己抓错了人,那就去抓该抓的人。”

  叶不凡通过观察徐志远、柳慕青等人发现最有效率的方法还是萝卜加大棒,威逼加上利诱。

  如果说叶不凡前面的话让祝所长流了一身的冷汗,那后面的半句就激起了他的野心。

  叶不凡走到派出所外,走到叶泽明身边。看叶不凡出来了,叶泽明也往家的方向走去,父子俩一直走到家都没有说话。

  在家里等到父子俩人都回来了,李翠香赶紧上前问长问短,偏偏叶泽明一声不吭。她看向叶不凡,叶不凡也只是微笑不说话。

  叹了一口气,叶泽明缓缓道:“小凡,你真的长大了。先吃饭,边吃饭我边跟你说。”

  叶家的家教可是很严的,叶泽明从前一直不许叶不凡饮酒,现在给叶不凡满上了,也是承认了叶不凡长大了。

  抿下一口酒,盈佳国际平台叶泽明才将刚才发生在派出所的事说给了李翠香听,叶不凡在旁边默默吃着饭,好像故事里的主角不是他。

  说到那个祝所长对叶不凡毕恭毕敬的情形,虽然那人不是自己,但叶泽明感同身受,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叶泽明同样觉得长面子。

  李翠香听完也是傻乎乎的有些楞,不敢相信是真的,但说话的人是自己的丈夫,不可能作假。

  “儿子,你在花都做了什么,交到了些什么朋友,可千万不能做违法的事情啊!”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